这个法国女作家为何说“我可以一次有50个男人”?

2019-11-29 02:30

“尽管没多大意思,但情人还是越多越好。如果只有一个情人,就会形成一种三角关系,而三角关系就是一种有棱角的关系。如果有两个呢,就是四角关系。三个呢,五角关系……照此类推,情人越多,关系就越接近于圆,棱角也就越少。这样的话,彼此间的摩擦和风波也会减少。”

这段话出自日本导演北野武之口,这名有着“日本电影新天皇”之称的导演对男人找情人持以上看法。

这或许是他对自己大半生行动的总结,也或者是他一直在践行这个圆滑的“观点”。

今年6月,北野武与妻子松田干子离婚;而在此前,因为婚外情等,他已和妻子闹过无数次离婚,但都因为母亲从中斡旋而避免了这个家庭的破裂。但母亲过世后,一切就都变了。因为出轨在先,北野武给妻子留下200亿日元的财产,自己只留一栋别墅。72岁的他带着自由身奔向了情人。不过,这段感情并没有像他想象中那么完美。不久前他在接受采访时说:“今年真是没啥好事,我的钱都没了,没钱后朋友都联络不上了。曝光后情妇也没了,早知道这么难,不如和前妻在一起。”

正可谓北野武在夏天拥抱了他的盛夏桃花,又在秋天迎来了他的寂寞秋凉。

说是男性基因也好,人性虚荣也罢,他对于“情人”的见解其实都根植于特定社会的环境土壤。20世纪中期出生的日本男作家或者导演等,但凡有些名气财富不缺的,都是日本特定社会文化的受益者,一时兴起,有一个或几个情人可以说司空见惯,可情人永远年轻,名利却不可长久:或者担心情人另择高枝,又或者衰老后后被妻子报复。这样的心理在北野武亲自参与表演的《当女人沉睡时》中有过体现。

无独有偶,北野武以一个男人的视角来表达对情人一事的看法。而已故法国女作家杜拉斯,在这方面也有过惊世骇俗之言。《情人》便是出自她手。

年届70的杜拉斯写出《情人》,将自己年少时在越南遇到的中国情人等年老迟暮以另一番味道重新描述。她也曾结婚又离婚,非婚生子,一辈子都陷入不断寻找非道德状态下可以给她以生活和写作激情的男人,她曾为纳粹组织工作的历史成为人们对其道德非议的瑕疵,被开除共产党籍后仍以共产党人自居……

她在众多情人中周旋,疯狂又绝望,抽烟又酗酒,却从未放弃过写作。她对情欲的渴求言之凿凿,把自己毫不检点又有失尊严的私生活用有尊严的文字穿透时间的约束。她道德文学魔力,与她毕生都用于创造和感受与性爱有关的事件脱不了关系。大量的露水情缘源源不绝为她提供了创作的灵感和素材。她曾多次公开地与两个男人同时生活。即便如此,也决不错过跟除固定情人以外的男人偷情的机会。

另一方面,从杜拉斯惊世骇俗的名言中,或许也可以看出她的立场:一个女人若一辈子只和一个男人做爱,那是因为她不喜欢做爱。还有,“对付男人的方法是必须非常非常爱他们,否则他们会变得令人难以忍受。我爱男人,我只爱男人。我可以一次有50个男人”。

杜拉斯选择了对欲望本原的回归,试图通过性爱的宣泄,剥离出爱的原欲,将爱情最原始的快乐交还给人类。在杜拉斯看来,也许这种没有了道德束缚的近乎纯洁的欲望,才是爱最核心的本质。杜拉斯对身体言说的坦率不仅体现在男女性爱,还涉足了其他更为严格的禁忌,在内容上呈现出极为先锋的姿态。如对同性的欲望。

她也曾表示,“我的一生,都在和异于常人的感觉做斗争”。

她的内心情欲世界像一条奔腾不息的河流,而北野武则不停地为自己的荷尔蒙买单。

杜拉斯固然是一个先锋一样的存在,但她对情人的态度甚至可以说与北野武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是男性的基因在作祟还是人内心深处本来就有的欲望,只是因为种种社会环境的限制,女性的欲望没有得到伸展?还是最终受制于社会的发展状态?

马尔库塞在《单向度的人》中,关于性与社会形态的关系,有过涉及。

“这个社会把它所接触到的每一样事物都在转变成进步与开发、苦役与满足、自由与压迫的潜在来源。性欲也未能幸免。受控制的俗化概念,暗示受压抑的性本能和攻击本能存在同时释放的可能性”。“社会化并不与环境失去爱欲特征的趋势相矛盾,而是它的补充。性被纳入工作和社会关系之中,并因而变得更易于得到(受控制的)满足。技术进步和更舒适的生活,使性欲成分有可能有步骤地融入商品生产和交换领域。一切升华既接受了社会为阻止本能的满足而设置的壁障,又越过了这一壁障”。

北野武带着自己的自由身奔向情人的怀抱,以为逃离妻子和母亲的“管制”,从此可以逍遥自在,却没有他期望的结局;杜拉斯年少时候在遇难遇到她的中国情人,此时越南作为法国的殖民地,杜拉斯这样的白人有着骨子里的优越感,而中国情人虽然富有,但在肤色种族问题上仍然受到法国白人的蔑视,他们在骨子里互相轻蔑,彼此都想征服对方,以另一种方式满足自己的内心期待,品尝那带有变异味道的优越。

诚如马尔库塞所言,自由与压迫成为一种潜在的来源,性欲也未能避免;性被纳入社会关系后变得更易于得到受控制的满足。作品的性欲描写也开始更加生动,更加富有挑动性,更加放荡不羁。所发生的的只是狂放和淫秽的、讲究生殖力和趣味性的乌七八糟的事情。

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在大片大片的公共住宅和郊外别墅区,对隐私的窥视,打破了先前把个人生活与公众生活分隔开来的壁障,并更加容易地暴露出他人的妻子和他人的丈夫的引人之处。

窥视的快感,倍增的诱惑,令“情人”在远近之间扑朔迷离,“情人”以对社会“无害”的状态存在;但性欲的释放,虽然总体来讲是局部的,但却限制了真正意义上的爱欲能量。

杜拉斯曾畅言:如果我不是个作家,一定是个妓女。情人,之余他们,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希望我的文字没有惊扰到那已经长眠的人。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