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把欧洲难民做成了一桩“生意”?

2019-11-28 21:04

意大利西西里曾经有句名言:“西西里有三个政府: 罗马政府, 地方政府和黑手党。而对黑手党必须绝对臣从,否则就是死亡。”一句话就概括了这里人对黑手党最直观的认知。在西西里,警察搞不定的事,如果你能找到黑手党,就一定能给你搞定。

 

按照顺序,就是欧洲管不动意大利

意大利管不动西西里

西西里管不动西西里黑手党...

 

经历数百年的发展,意大利黑手党早已遍布全球。但虽然名气不减当年,他们在现实社会中的存在感却似乎减弱了。

 

恐怕是全球最有名的黑手党形象

(图片来自:《教父》)

 

但这可不是因为他们势力减小或从良了,而是因为搞上了更容易掩人耳目的勾当。

 

 

 

黑手党的干的那点事

 

黑手党发源于西西里岛以巴勒莫、特拉帕尼和阿格里真托为端点的三角地区,据说在13世纪时已经有活动轨迹。但作为一个现代犯罪帮派组织却是19世纪初社会政治经济情况变化下的产物。

 

比偏远更偏远的西西里岛西端

就是孕育黑手党最好的土壤了

(地图来自shutterstock)

 

当时的意大利处在激烈的社会转型期,北意大利的资本主义萌芽已经开花结果,资本的力量逐渐向南辐射,却为南方带来了土地兼并和失地人口的佃农化。西西里岛上的农民为北方商人的商品买单,进而参与贷款,最终只能抵押田地还债,从土地的主人变成了北方人的佃户。

 

意大利的政治统一与工业革命的起点都在北意大利

工业中心直到今天都集中在北方的几个著名大城市

这里和西西里的柑橘小镇是完全不同的氛围和秩序

(图为都灵-菲亚特车厂停车场)

(图像来自google map)

 

1860年意大利统一后, 商人们又购买了教会的土地和公共土地,进一步加强土地兼并,农民生计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既不能做佃户混口饭吃,又没有一技之长以融入城市化的贫民,正是匪帮滋生的温床。

 

西西里的乡村

地形崎岖,田地散碎,缺乏工业资源,山高政府远

当地产生一种独有的秩序也很正常

(西西里岛西部维塔Vita附近

(图像来自google map)

 

为了保护既得利益不受损失,新兴地主、转租者们开始雇用私人武装对抗农民,美其名曰维护治安,实则是镇压农民。而这些职业化的保镖,就成为了黑手党的前身。

 

现在的西西里还有很多废弃的农场

和种田相比,违法勾当的收入实在是诱人

(图片来自:Wikipedia@Rosapicci)

 

尽管这群人平时滥用暴力,但在国家政权难以触及的地方也实现了一些有益的社会功能,如调解盗窃和抢劫牲畜的案件,帮助解决诱拐或劫持事件等。因此意大利政府在触手难以触及的南方,事实上默许了黑手党的存在。

 

描述1901年在巴勒莫对黑手党嫌疑人的审判

(图片来自:Wikipedia)

 

19世纪中期后,黑手党开始扩展自身经济实力,他们直接经营酿酒等各种手工业作坊,参与运输业竞争,俨然是西西里岛上最有影响力的角色。

 

随着经济力量的增长,黑手党也不遗余力地攫取公共权力,19世纪末甚至将各党派头子送进了议会,渐渐掌握了军政大权并与高层勾结,逐渐发展为组织极其严密的跨省的犯罪和暴力集团。

 

1900年的西西里岛地图

有黑手党活动的城镇红点,没有的则是黑点

活动区域大多集中在西部和中部,但已占据大部分城镇

(图片来自:Wikipedia@Antonino Cutrera)

 

在这一阶段,他们常常以两种面孔出现——一是以合法身份光明正大出入市议会和市政府,二是以残忍的手段屠杀异见,以暗杀和暴力维护其绝对权威。

 

出门需小心啊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二战后,除了依旧混迹于政坛,黑手党也更加注重赚钱和“发展国际业务”。他们走私毒品、贩运军火、伪造货币、放高利贷,并把非法所得投到自已经营的合法企业中去, 又用合法赚得的资金从事更大的走私毒品等犯罪活动。其中贩毒所得最为可观。

 

连市长都和黑手党是一伙的

大概这就是黑白通吃吧

Vito Ciancimino   图片来自:Wikipedia)

 

当时欧洲的贩毒转运中心就在西西里。1公斤海洛因运到阿富汗卖2000美元,运到希腊、黎巴嫩可卖到 8000美元,若运到意大利可达到1.2万美元。再经加工提炼,在欧美市场上可要价12至15万美元,暴利无可比拟。

 

当然,黑手党不可能局限在西西里

走向全球是趋势,不然也不会有《教父》

(1963年美国联邦调查局关于国内黑手党首领的图表)

(图片来自:wikipedia@FBI)

 

当然,他们的影响力也在全球扩大。据70年代末意大利和美国警方调查,欧洲 60%的毒品运输和世界1/3的毒品走私是由西西里和美国的黑手党控制的。

 

不过今天时代不同了,世界各国打击犯罪的力度只增不减、手段愈发高明,毒品交易和人口贩卖这种高利润但高风险犯罪生意日益难做

 

现代毒品的走私渠道远比以前要多

“毒品市场”也不再只是欧洲一家

不过西西里仍然是通向欧洲市场的关键一环

虽然这一地位相当程度被东欧的同行取代了

(阿富汗毒品全球传播图)

 

黑手党要想在新的时代立于不败之地,就要想方设法降低自己的活动风险,但利益要同样可观。剥削难民就成了个不错的选择,尤其是在老巢西西里,更方便下手

 

黑帮:又有一船货快到了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难民的钱好赚多了

 

作为非洲,亚洲和欧洲大陆之间的海上桥梁,西西里岛一直是地中海的移民中心,中东难民危机对它的影响同样巨大。

 

上岸西西里,那就是进入了申根区

距离到达德国,仿佛已经成功了一半

 

2015年和2016年,40万难民在西西里岛着陆——这地方的总人口也不过500万。当然,来者不光是中东的难民,西西里也很受西北非难民的欢迎。

 

1997- 2015 年,通过海上到达意大利的难民和移民

 

但难民是图的是西欧的美好生活,西西里黑帮图的却是难民。

 

最简单的方法是走私难民。从北非前往意大利的难民通常要花3000至6000美元,因此,由100名难民组成的一艘船至少可以为走私者及产生30万美元的净收益——而且这笔钱是预先支付的,走私者不在乎船有没有在地中海上翻掉。

 

交了钱上了船就听天由命了

船若是翻了,运气好的能被营救

被营救后留在欧洲或者被遣返

一切都是未知

(图片来自:Wikipedia@Irish Defence Forces

 

第二种操作也很基础。

 

随着政府在整个岛屿建立多个难民营接受难民,黑手党借着庞大的人脉网,贿赂政府官员,获得了管理难民住宿的合同。这简单的一步就足以让他们大赚了:政府本会为难民提供日常补贴,每位难民每天37.5美元,管理合同的黑手党稍微在合同上做一下手脚,就能从政府补贴中获利,难民来的越多,在营地呆的越久,可薅的羊毛就越多。

 

大量的难民,来自中东的,来自北非的

需要意大利和欧洲大量的资金支出

但最后落到难民手上,恐怕多少还是要打折扣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另外,黑手党还会威逼利诱强迫官员向他们开的公司招标。

 

如当代黑手党大头目科萨·诺斯特拉(Cosa Nostra)在西西里第二大城市卡塔尼亚开设了一些为入境难民提供商品和服务的公司,服务报价比政府预算便宜的多。强迫官员对其招标并获得为难民提供服务的资格后,政府的出资额和实际花在难民身上的钱的差额,就被科萨·诺斯特拉收入囊中。

 

卡拉迪米尼奥营地于2011年开放

曾经是欧洲最大的移民和寻求庇护者营地

因为意大利的各种黑手党组织已将其渗透

意大利政府对寻求庇护者提供的钱物大多落入了黑手党和一些警察,官员的口袋里

(图片来自google map)

 

那么在难民身上投入了多少呢?实际上还不够难民们吃饱喝足的。

 

据相关报道,在西西里柯里昂的山上,有座酒店改造的难民营,居住着63名来自冈比亚、尼日利亚等地的难民,他们每日最为发愁的事就是如何能够喝到足够的水。

 

西西里的传说并不美丽

西西里的水都很难喝到(如果你住错了地方)

(柯里昂盛名在外是因为《教父》中的柯里昂家族,在虚构的小说中,教父正是来自于柯里昂,而在现实中,很多黑手党首领都是来自柯里昂,这里也算得上是黑手党的老家了)

(图片来自:googlemap)

 

“这里的水龙头每天只开两次,每次30分钟,饮用水每两天只给我们发1升(四、五个人用)”,住在营地的一位难民说,“水喝都不够喝,冲厕所当然更没水。”

 

供水不足只是一方面,这里的伙食也满足不了日常饱腹需求。在这所难民营的后面有个曾经游泳池留下的空地,堆满了腐烂的食物。食材是玉米,胡萝卜等,原本是好食材,做成普通饭菜绰绰有余,可一位难民说:“他们都把发霉的坏的食材拿来给我们,甚至都煮不熟,根本就难以下口。”这个他们,自然就是指黑手党。

 

在这种情况下,有一技之长能逃脱的都逃走了,那些无力逃走的难民选择留在难民营中的人不得不想方设法自己寻找应对方式,比如从已经被克扣掉的补贴中专门省出一定数量的钱用来买水。

 

这样攒钱买水,要买到什么时候?

 

 

将难民拖下水也不错

 

科萨·诺斯特拉不仅找到了从移民中获利的方法,而且还将部分手无寸铁的难民纳入了自己的犯罪活动中。

 

从尼日利亚前往西西里的难民船只上,就有前尼日利亚犯罪团伙的成员。这些成员在成为难民之前从事的都是小则诈骗劫掠、大到奸淫贩毒的勾当,过惯了赚快钱的日子。不幸沦为难民后生活一下跌落谷底,但那躁动的心是无法安安静静在谷底呆着的。

 

西西里黑手党很愿意跟这些人合作。

 

在日渐难做的贩毒、色情生意上,科萨·诺斯特拉和尼日利亚前犯罪帮派一起,把看起来纯良无害的难民当做最底层工具人掩人耳目,赚起钱来就容易多了。

 

尼日利亚和意大利之间的性贩运行业已存在了三十多年

但近年来,到意大利的尼日利亚女性人数爆炸增长

妇女中大多数是犯罪组织出于性剥削目的而引入的

(图片来自:Facebook@Ruhama)

 

如在毒品贩卖上,同为尼日利亚籍的前犯罪团伙成员利用“同乡”的优势身份,以及能够与真正难民生活在一起的机会,在难民们等待正式难民身份获批之前对其进行劝说洗脑,让他们兼职参与有钱可赚的生意:在闹市与黑手党接头取货,进而利用自己不容易被注意的身份形象将毒品卖给客户。

 

只要你藏得好+打点好

就没人能把你从这座小城中找出来

(西西里-巴勒莫市区)

(图像来自google map)

 

根据巴勒莫地区检察官的调查,西西里岛首府巴勒莫(Palermo)的巴拉罗市场(Ballaro Market)历来是黑手党据点,但此前现身交易的几乎都是科萨·诺斯特拉的成员,近几年出现了尼日利亚难民代为卖货的情况。

 

巴拉罗市场是最西西里的地方

在喧嚣中,在色彩中,在美食中

感受最真实的西西里生活

(但人多的地方却常常成为隐秘犯罪的好地点)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

 

而卖货后的所得,既可以分给尼日利亚帮派,也可以由科萨·诺斯特拉拿去再度换购毒品,重复这种交易。

 

看上去是双赢的买卖,却也有着巨大的风险。

 

一方面,根据巴勒莫检察官的说法,“科萨·诺斯特拉与尼日利亚犯罪帮派之间存在从属关系,前者控制后者,如果这些人试图反抗科萨·诺斯特拉,可能最终会被绑架并杀害,抛尸乡野。”另一方面,由于整个违法活动的过程受黑手党保护,他们还要给黑手党交钱当作保护费,确保自己的安全。

 

尼日利亚黑手党在营地内甚至有了“总部”

大规模的贩毒,组织女性卖淫,盗窃等都让意大利政府无法忍受

关闭卡拉迪米尼奥营地后每天可节省约100,000欧元

(图片来自:googlemap)

 

当然,要是比惨肯定比不过真正的难民,他们不仅要参与随时会被警方盯上的毒品交易,女子难民还会被强迫从事肉体交易。

 

巴勒莫警方公布,如今当地妓女中有90%来自尼日利亚。

 

事实上,色情活动是黑手党不愿亲自插手的,因为根据黑手党守则等内部条例,卖淫被认为有损荣誉,所以这些勾当就全权交给尼日利亚帮派代理。他们将手无寸铁的难民妇女或少女连哄带骗,许诺做了就给钱或分配工作,将其拖入泥潭后再装傻耍赖,自己人坐收渔利。

 

身陷囹圄才发现被骗的女子们即便想逃脱,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大多数尼日利亚移民尚未获得正式地位,钱就被骗了,因此在遭受帮派暴力时几乎无法寻求法律保障,反而可能同样被带去蹲监狱。这样一来,面临黑手党、国家机构两个方面压力的难民,还是宁愿选择监狱外的相对自由。

 

 

这些本来本着欧洲美好生活而去的难民,可能怎么也不会想到在欧洲等着自己的是国际知名高端犯罪组织的炮灰工作。

 

 

参考资料:

http://www.theguardian.com/global-development/2016/jun/11/mafia-palermo-nigerian-gangsters-hit-sicily-shores

http://www.huckmag.com/art-and-culture/books-art-and-culture/bordered-lives-mafia-migration/

http://www.newsdeeply.com/refugees/community/2017/08/01/the-real-migrant-crime-wave-mafia-exploitation-of-migrants-in-sicily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